八一中文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自从上次叶飞帮他开宝箱,只开出《碎星剑》来,王青就不再寄望于旁人帮忙了。

有一点借种反被骗了老婆的绿油油感觉。

咳。

王青这一回的收获,确实不少,储物法器铺了一地,感觉都有些通货膨胀了。

“明教习,咱们四明山有这许多老祖,为何内务殿也不见有储物法器兑换呀?”

当初王青为了攒一个百宝囊,是十分辛苦。

后来他还在莫长春面前卖弄过,现在想去,实在是羞耻的很。

明兰花儿见他从一个又一个百宝囊里头,倒出来许多古古怪怪、奇形怪状的东西,也生出一点开宝箱的快乐来,声音都罕见的和颜悦色:

“宗门这些事情都由莫师兄处置,无论是地魔宗的暗谍,亦或者内务殿里头的法器、丹药、功诀和符箓这一类,他以为既是要扮演一家四品宗门,便不可以有超出这个界限的能力和物事。

故而才由得段百里折腾,只时不时清理一回,说来段百里能活上这许多年,跟他的无能也有很大关系,否则早就被斩了。”

王青恍然点头,不由替段百里抹一把同情泪。

他哪里想得到,每日里有好几个元婴老祖盯着他,只是因为过去几十年不曾有能力惹出大麻烦,才叫他活的滋润。

结果陈枫第一回下山,就出了柳宝瓶袭杀的事情,莫长春才决意要清理门户。

段百里却是遭受了无妄之灾。

不过短短几月,一场大戏就排好,王青也是参演了一回,最终地魔宗痛失一名高级暗谍,对于四明山的底细,依旧是懵懂不知。

“莫宗正果然演技精道,而且表演意识非常的先进。”

表演,向来是一个系统性的工作,缺任何一环都可能导致逻辑断裂、满盘皆输。

“不过这几十年来,我等也在不断遴选弟子,譬如你,当初莫师兄将《小无相御剑术》和《眠蝉诀》传给你,便是其中一例。

一些超出四品位格的资源,通过下赐的方式,既不招人眼,也可尽力培养弟子。”

明兰花儿说到此处,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看向王青:

“莫师兄传你的两部功诀,其中《眠蝉诀》与你阴险奸猾的性格很是吻合,我就不需多说。

但是《小无相御剑术》这门御剑术,绝非你眼下施展出来的模样,这门御剑术若是炼就小无相境,御剑之间,无形无迹。

千里之外,取人首级,是寻常事。

单对也好,群攻也罢,都怡然不惧。

仅仅凭借手上一柄法剑,便足以敌得过无数神通。”

王青对这一点并不奇怪,其实不论是《小无相御剑术》,还是《九锻》,都是极厉害的功诀,只是这等法门想要练到深处,都必须不断使用,甚至在生死之间历练,才可以节节攀高。

譬如《御剑术》,往往就需要王青舍弃十三元婴儿,包括昙花一现、天戮神针、元心虚空网这一串儿神通,乃至越发厉害的仁德神光和《九锻》炼体功行,独独以乾坤剑起出万般变化、千种锋芒,求个一剑绕颈,万剑穿心。

那多危险呀。

说不定被万剑穿心的,就是他自己了。

王青叹了一气,言道:

“莫宗正指定是觉得我求道之心甚坚,有一往而无悔的舍生决心,才传下这门御剑术,奈何他却看走了眼,弟子求道成仙,若是因为无谓冒险死在了半道儿上,可就冤枉了。”

明兰花儿看他一眼,神色莫名。

当初莫长春传下这两门功诀时,《眠蝉诀》不必说,绝对是适合王青的。

但是《小无相御剑术》,莫长春却说过,“以王青那种无缝不钻的油滑性子,这门功诀给了他就叫明珠暗投,不过我等身为师长,却要通过这部功诀同他言明,这世上道有万千,但失了一往无前之心,整日里蝇营狗苟,却是难成道果的。”

不过莫长春和她,也是未曾想到,一直到今日,王青离结丹中期只有一步之遥时,《小无相御剑术》还是叫他闲置在那,不仅没有起到引导之功,反而随着他机缘越深,好似要渐渐退出历史舞台了。

明兰花儿才在这会儿,起意点了一点王青:

“无谓冒险自然不足取,可是譬如此次争夺问心果,你若有一手厉害御剑术,得手的可能性也会大上许多。

平日里冒些风险锤炼剑法,待到真正危机临头,才有更大保命的把握。

这其中的道理,你怎会不知?”

王青点点头:

“弟子自然知晓,但无视小风小浪,乃是叶飞师兄、陈枫师兄他们才能做得之事,弟子这样机缘寻常的,便是一个小小的浪头,都可能是灭顶之灾,修行之路不知比他们艰险多少倍,不得不多加小心呀。

譬如问心果这等机缘,是绝对不容错过,那自然要舍生一拼。

可是旬日里一些情景,自然能少些风险,就少些风险,无谓死在阴沟翻船上。

我们这样的,日日将本功练的纯熟,在道途上,筑基、结丹、元婴……这样扎扎实实一步一步走上去,才是正经哩。”

明兰花儿叫他说的颇有些无言以对。

这话并不差。

自元心小界被发现之后,宗门并不只有越宗丞一位莲花神体,但其余那些弟子,一部分在探索小界时死于非命,另一部分甚至是在得了生生造化潭后,于法域之中历练时陨落在外。

而越宗丞这一代五个,却全部得了机缘,成就元婴。

修行之事,玄之又玄,很多东西是难以言明的,便是明兰花儿,也不可能断言王青的选择是错的——若硬是叫他改了,结果王青自己辛辛苦苦练到结丹,却因为要锤炼《御剑术》被人斩杀。

岂非冤枉?

修行,终究在个人。

要花几分力在道功上,又要花几分力在护道神通上,也都是个人抉择。

明兰花儿不再多言,只看向王青掏出来的,小山一样的战利品,突然招手飞来一只白瓷小瓮,打开来闻了闻:

“这是流花宫的桃花酿?”

王青觑了一眼,认出那只白瓷小瓮,来自于柳无生的一名侍妾,便点点头。

谭余也望过来,嗅了嗅,觉得一股桃花儿香气,十分醉人:

“师兄,这桃花酿是一种灵酒么?是回气类的,还是突破类的呀?”

王青淡然笑道:

“谭师妹不妨自己试一试,我同你说,终究没有实际感受。”

谭余点点头,跃跃欲试地从明兰花儿手上接过白瓷小瓮。

明兰花儿瞪了王青一眼,却十分顺滑地将小瓮递给了谭余,还贴心地将塞子拔下来。

谭余并没有饮过酒,此时有一些成年孩子头回饮酒的激动,大大地灌了一口,貌似豪放。

柳无生这侍妾其实并不好酒,何况还是桃花酿这等邪门灵酒,所以只是取了一瓮效果极好的,留待急需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这一瓮桃花酿,乃是取一位结丹圆满修士的血肉做料,由柳无生手上那一枝人面桃花酿制成。

灵力之足,足可叫谭余的结丹关隘都动摇起来。

谭余花了好一阵才消化掉那一大口桃花酿,幸好这桃花酿是回气类灵酒,不然她恐怕要就地突破结丹。

“好厉害的灵酒!”

谭余缓缓吐出一口气,感叹道。

王青这才徐徐将桃花酿的酿制材料、工艺,以及这一瓮桃花酿应当是什么级别的底料,一一与她说清。

“谭师妹,你方才,可能灌了一只手掌进肚呢。”

“说不定是半个脑袋。”

明兰花儿补充了一句。

谭余目眦欲裂,简直想要把自家的胃都给挖出来,只是挖出来也没用了,灵气早就化入整个身子,除非把她火化了,不然一只手掌也好,半个脑袋也好,都跟她再不可分、亲密无间。

“师兄,教习,你,你们——”

王青慢条斯理地给桃花酿盖上塞子,虽然他也十分腻味,不过这东西还是得留着,万一什么时候用得上,还管它是什么材料。

“谭师妹,这一白瓷瓮的桃花酿,可得值上上千仙城贡献,叫你喝上一口,为兄亏老大了。”

“……”

他随手选了几个合欢宗的百宝囊、芥子环,丢给了谭余:

“喏,这几个叫你开着耍耍,解解腻味。”

等谭余从里头开出许多合欢宗的助兴玩物来,确实将桃花酿的恶心忘了大半,因为生出来许多新的恶心——合欢宗弟子还真是有创意,个个都是开青楼的好料子。

除了这些没用的玩意儿,王青还发现了好几个魔宗弟子——他们并不能用上问心果,混进去也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王青从其中一枚芥子环里,找出来许多油膏,有人味儿的油膏。

“明教习,认识这家魔门么?”

明兰花儿接过去看了看,凝眉点头:

“若无差错,应当是天灯魔门了,这一家宗门喜好将修行人的躯体炼成油膏,然后拿回去参加宗门三年一度的天灯节,谁的天灯飞的高、飞的好,便有机会得到下赐的突破机缘。

据说若有修士撞上他们的天灯节,还能得上一份天大的机缘。”

逛灯会,得好礼!

王青对魔门的奇葩,已经失了惊讶之心,闻言只是点点头,将这些油膏放在一旁,日后拿去交给天剑仙城诛魔司,也可以换些宗派功勋。

翻检了好一阵,明兰花儿也挑出了几样可能带有追踪之能的东西,都叫她一一毁去。

不过就如王青猜测,大部分修士确实都将自家的藏品换成了定煞符箓一类的消耗品,至于各类弟子牌里头的仙城贡献,王青也是取不出来的——要说死了这许多人,说不定天剑宗才是大赢家呢。

这些死掉的贡献点,自然成了天剑仙城自己的,回收之后,充实城库。

“仙城还是有搞头,嗯?”

王青眼睛唰的亮起,从一枚芥子环中取出一块水晶样的东西来——这是一枚他寄予厚望的芥子环,来自最强者之一的程风渡。

“元魂石!哈哈哈,老子终于欧了一把。”

王青的巫神八足,经过问心果碎片里的一番劫气吸纳,已是有许多进展,如今他又得了冥金和元魂石,只需将两者合炼入内,立时可以叫巫神八足跳出虚空,成就法宝之胎。

“没有成之前,就那般猛,若是成就法宝之胎,再吸纳上几百上千个修士的劫气,只怕连元婴初期的老东西都能弄死了。”

王青觉得自家手段,终于随着这枚元魂晶的发现,有了向上跃迁一个档次的迹象。

元婴级数的力量。

程风渡果然不愧是结丹圆满,芥子环里头的东西非常丰富,除了那一枚元魂石,王青还得了三瓶望月丹——加上刘胜那里的,王青手上已是有四瓶望月丹。

此外,包括他那柄长剑,还有三件极品法器,并许多符箓,几样看不出来源的物事。

“果然,到了这个层次,便是我再手黑,也会发现些莫名之物了。

唯独要担心的是,可千万不能当个转运快递,否则像上回那般,将合身玉果核给了苏凡师兄,换来许多秘藏神通还好,若是叫人把我宰了取宝,才叫倒霉。”

除了程风渡,桑欢欢的芥子环里头也有许多东西,只是得用的不多,毕竟合欢宗的功诀比较特殊,许多瘴气之类的灵材,王青除非想要去做个采花贼,不然却是用不上。

柳无生却是个面上光的,可能是要养几个侍妾,所以力不从心,除了那一枝人面桃花外,竟然就没有旁的极品法器了。

“这人面桃花,回头可以给周殿主看看,若是他想要,便卖给他。”

人面桃花,乃是一类相当罕见的木行灵材,有一些独门法器的炼制配方里头,它是不可或缺的东西,适合时候,能卖上个不错价格——而且柳无生这一枝,应当有五千年以上的道行,极其罕见。

花了好长时间,王青才将所有的芥子环、百宝囊都分门别类整理好。

没有法宝!

这么多个储物法器,都没有法宝。

叶飞出去转了转,宰了几个结丹中期、后期,就得了一个天心面具。

若不是天心面具最终到了王青手上,他都要扎个小人骂苍天了。

“局部欧了一下,整体还是很非。”

拢共发现了十四件极品法器,近四百件上品法器,其余中品下品,除了有特殊功用的,都被他一概扫入垃圾堆去。

各类丹药,能用的也是不多,大约三百多瓶。

还有许多各家功法专用的丹药,譬如桑欢欢炼就合欢天女,需时时服用一种融血丹,将另外两位同门的血丹完全融合,纳入自身——这丹药若是王青服下,就会出现溶血之症,肉身败坏,倒是可以当毒药用。

他将融血丹捏在手里看了看,只是望了一眼明姐,就差点死掉。

真的好毒。

又去看谭余,被狠狠送了十几个白眼。

啧。

女人真是暴躁。

法器、丹药之外,还有许多灵材、宝药,以及一大堆的阵禁。

阵禁这东西,在诸派地界不太好卖,在法域之中,倒是人手几套,适用于各种场合,譬如避水的,隔热的,定风的等等。

“还是要拿去仙城处置。”

王青讲这些阵禁统统收在一块儿,才看向一小堆儿亮晶晶的东西,问道:

“明教习,这些便是元晶么?”

明兰花儿点点头:

“不错,这便是仙脉元晶,只有一品宗门才有出产,没想到你还能在这些小修芥子环里,发现这么几块儿。”

她说完之后,十分淡然地挥袖取走了一半儿。

王青眨眨眼,非常不舍。

“唉!”

“嗯?”

“明教习你竟然还留下这许多,实在是叫弟子伤心,没把我当自己人呢。”

“……你收起剩下那些元晶的动作再慢一些,我就相信你了。”

王青嘻嘻一笑,再慢,就剩不下了。

“这东西,对元婴修士有用?”

明兰花儿嗯了一声:

“到得元婴之后,天地元气已是稀薄,那些一品宗门的元婴,往往就会利用元晶仙脉修炼,较我们不知快了多少倍。

其实天剑宗,每年也会拿许多仙城收益,换取一部分元晶,用以宗门元婴的修炼之用,我等三四品宗门的元婴,便没有这个待遇,故而数千年都不见得有一个元婴中期出现,就是这个缘故。

结丹时期,却是用不上的,你也吸取不出来。”

王青突然想起温东狱说明兰花儿杀性大,从而不得突破中期,却不是因为没有元晶呢。

啧啧。

说来也是,明姐杀了那许多修士,怎地也不会缺少修行资源。

还来抢人家的,真个是过分。

就算真不够,自己出去杀呀,外面那许多活蹦乱跳的资源。

最后剩下的,便是一堆不知名的东西了,得有上百样之多,小矿石块,果核,金属残片、木雕、小瓶子、小船……唉,王青总不能一一滴血上去试过,只得先收在一处。

“嗯?谭师妹,你要杀人夺宝啊?”

王青见谭余的极品法器莲生剑,突然伸了过来,压在这一堆东西上,不由眨眨眼,生出些小刺激。

“……”

谭余吓得赶紧摆手:

“是它自己飞过去的。”

这柄莲生剑,乃是上一回开天莲道战界战利品的时候,王青分给谭余的。

明兰花儿拦住谭余取回莲生剑的动作,凝神看了看:

“这柄剑,似是在吸收那块黑色石头,莫非还是一柄半成品法宝?”

王青一愣,奇怪道:

“极品法器,不都是半成品法宝么?”

明兰花儿却是摇头,解释道:

“绝大部分极品法器,只能算是炼制失败的法宝,只是未曾毁去,留下许多威能。

但是还有一些极品法器,因为炼器师的手段高妙,在炼制失败的那一刻,被固住形态变化,留待下一回炼制——若是材料得宜,是有可能继续炼制成法宝的。

这柄莲生剑,似乎是后者,它已经生出一点灵性,才会自发飞过来吞噬那块黑色石块儿。”

王青听的迷迷糊糊,却不耽误他跟谭余索债:

“谭师妹,你欠了我一件法宝。”

“……”

谭余一下背上了这般沉重的债务,连争辩也不得,毕竟,生意都没开始谈,她的法剑就下嘴了,只能任由王青狮子大开口。

王青虽然要来一张白条儿,却是不好受。

上回那红色莲台也就算了,毕竟谭余是莲花神体嘛,天莲道机缘本来就是她的——但这一回,压根同她也没关系呀,怎地还有白来的机缘呐。

“我就说了,就算不能投胎成个宠物,也该投成一个美人儿,那样我只需守株待兔,就有各式各样的机缘自己撞过来。

罢了,不想那些没用的,谭师妹又得了我天大好处,以后就是我的宠物了,我得好生想想怎么使唤她。”

莲生剑将那块黑色石头吞噬完毕,倒飞回谭余手心,一阵变幻之后,竟是突然缩小,落入她眉心之中。

法宝,没跑了。

天哪!

王青无语地点检完这一回的收获,也不急着返回四明山,而是坐地修炼。

他将冥金和元魂石炼入巫神八足,足足花费了三月时光,才成就法宝之胎,四对足肢背在身后,张牙舞爪。

待他回去宗门,身边搁上四五台织机,元心纱产量就会有大幅度增长——呸,这织坊之光的自觉性,真是要命。

除此之外,王青亦在问心果的效用下,正式突破到结丹中期。

“师兄真猛啊。”

谭余见他进境,不由感叹道。

王青瞥了她一眼:

“我再威猛,也不可能便宜了你,少想些不切实际的,还是多想想如何还债吧。

你那天莲道传承里头,难道就没有点值钱的?人家玄气道都传下来一枚乾坤镯——哎?谭师妹,要不你去当卧底吧。”

王青眼放精光,那个什么复兴盟约,对于天莲道传人一定是欢迎的,到时候里外勾结,咳,同心协力,弄点好处出来,也不枉费他失了一块石头儿。

明兰花儿见谭余小可怜样子,不由摇头,同王青道:

“你既已突破,我们这就返回宗门,向掌门真人禀报复兴盟约之事。”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八一中文网推荐阅读: 天降媳妇姐姐重生之都市仙尊道武仙侠录从风云开始拯救世界聊斋之中的和尚纯阳剑尊超品小农民秦时明月之大人才系统西游之再压五百年为了地球去修仙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日子问仙几许氪金剑仙李太白五脏破天回到地球当神棍我真不想当圣师聊斋之炼神我快要无敌了一觉醒来我成了小桂子搞死自己的99种方法天刑纪封神之截教大仙剑翁掌门仙路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换酒令系统向我借能力超神道主我不是那种许仙修仙从变成猫开始茅屋之中有洞天剑归行殇陌剑狂我可以点化万物乌鹭传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雪山神锋传仙帝重生混都市天人弈法凡仙道上仙武:开局北冥吞天功我夺舍了谪仙赝太子一个太监闯武侠乔峰:你小子不讲武德幽冥仙君觅仙道苦海慈舟武侠世界的安全区封神辅助系统
八一中文网小说搜藏榜: 天降媳妇姐姐重生之都市仙尊道武仙侠录从风云开始拯救世界聊斋之中的和尚纯阳剑尊超品小农民秦时明月之大人才系统西游之再压五百年为了地球去修仙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日子问仙几许回到地球当神棍聊斋之炼神一觉醒来我成了小桂子天刑纪剑翁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系统向我借能力我不是那种许仙茅屋之中有洞天殇陌剑狂乌鹭传雪山神锋传天人弈法仙武:开局北冥吞天功赝太子乔峰:你小子不讲武德觅仙道武侠世界的安全区
八一中文网最新小说: 我的身体太争气,会自己修炼功法原来我是顶级修仙大佬从魔尊开始统治世界九叔世界里的道士综武江湖:我为大理寺卿我在菜市口斩妖除魔那些年我隐藏实力被天道榜单曝光了镇上的事龙象人在西游,开局拒绝大闹天宫飞升从家族修仙开始横推诸天从风云开始从倚天开始横行无忌拔魔洪荒之连呼吸都在变强我在锦衣卫打工的日子一觉醒来我成了小桂子在神话世界当小说家我六耳从洪荒开始布局西游我相公实在太低调了从大秦开始的西游穿越武庚,开局殷商覆灭逍遥在西游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日子功德成圣从杀生开始我在西游斩妖,开局爆打牛魔王大盛画尸人大宋剪纸人从投靠无天佛祖开始弹指遮天路